吹军号的老人
时间:2019-07-19 08:35:42 | 来源:河南日报 | 作者:

  嗒嘀嘀,嘀嘀嗒……晨曦中,清脆的军号声从绿树葱茏的山上响起。吹号的是一个老人,家住离山约两公里的社旗县下洼镇洞沟村。

  几十年了,几乎每天清晨,附近的人们都能听到这清脆的号声。“他整天戴着军帽,穿着军装,挎一个黄挎包,蹬一双黄军鞋,跑到那山上吹。”村里一个老人说。

  “这号,我都吹七十多年了!”郭连生说,除了每天跑到山上吹号,逢建党、建军、国庆这样的节日,他就会站在村头吹一阵冲锋号,“当了十来年司号员,那就是一辈子的兵!”

  峥嵘岁月

  年已九旬的郭连生老人,耳不聋,眼不花,精神抖擞。70多年前,他曾是一个司号兵。

  “我现在还常梦到我们队长川金堂的样子哩!”8岁时,郭连生开始了拎着破篮、提着一根打狗棍的讨饭生活。7年后的1944年春,讨饭的郭连生偶遇一支八路军小分队,从此“赖”上了队伍。因年龄过小,几个月后他被队长川金堂送到大别山根据地学吹军号。在那里,郭连生很快掌握了嘴、舌配合吹“喱嘀哒嗒”四个音符及颤音、轮音等技巧。

  “小郭,吹冲锋号!”讲述着自己的从军历史,郭连生忽然提高嗓音大喊一声。这一声,是他所在的独立营在泌阳与日军作战时,他们营长发出的命令。就是在这次肉搏战中,他被日军的刺刀划中了左下眼皮,差点伤及眼睛。

  随后,郭连生随独立营先后参加了宛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斗。徐州会战时,飞溅的炮弹片和石碴把他的双腿多处击伤,至今还留着明显疤痕。

  “第三次受伤是在广西剿匪时,那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1950年,郭连生所在部队刚进入广西,就参加了7天7夜攻打东良的战斗。战斗中,他忽觉后脑勺钻心疼痛,用手一摸,满手是血。“幸好是擦着骨头过去了,要不然,我这辈子就再别想吹军号了!”

  回乡务农

  “天天只顾打仗了,谁想着把奖章、证书留下来作纪念啊!”郭连生珍藏的几样“老物件”里,有一张残破的编号为338463的“回乡建设军人登记表”,上面除了“服从组织分配”等字样外,还有着他曾参加过大小战斗20余次的记载。

  1955年9月,郭连生从中国人民解放军174师520团运输连转业回到了家乡。

  “我从不主动向上级提要求,只有一次例外。”郭连生说,他转业时,提了一个要求:把与自己相依为命11年的军号带回家。

  “战场上,吹军号就是一道发起冲锋的命令。它就像是一把刺向敌人心脏的利剑,更是鼓舞将士取得胜利的宣言!有了它,一旦思念战友们了,我就可以拿出来吹吹,见号如见人啊!”

  回到家乡务农的郭连生,很快当上了农业合作社社长。因为有一把被特批带回家乡的军号,他就以吹上课号和下课号来代替自己喊社员们上工和收工。

  下洼镇是社旗县唯一的丘陵山区,担任合作社社长5年里,郭连生带领社员深翻土地造梯田,植树造林搞发展。

  担任生产队长期间,郭连生看到公社里民兵训练缺少教员,主动找到公社承担任务,一边带领社员搞农业生产,一边带领民兵投弹、射击,练刺杀、走步伐。在他担任队长和民兵教员10余年中,先后被县、公社评为“劳动模范”“优秀生产队长”“优秀民兵教员”等。

  1974年,45岁的郭连生有了自己的婚姻。有了孩子后,他把其中的两个孩子起名为“拥军”和“爱民”。

  人逢喜事精神爽。身为生产队长的他,起早贪黑带领社员奋斗在荒山薄地,一锹一镐改变着农村面貌,直到村里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郭连生才卸任生产队长。

  军号情结

  “去年军队恢复了司号制度,我心里的得劲劲儿就甭提了。”用扎在军号上的红绸布轻轻擦拭着锃亮的黄铜军号,郭连生一脸深情。

  “是军号让我找到人生归宿,是它伴随着我度过了七十多年。”耄耋之年的郭连生,每天至少要走两公里山路,不单是为了吹军号,也在守望着一片绿色。

  2010年,下洼镇开展植树造林绿化荒山活动,郭连生把他几十年间开垦出来种植农作物的荒地,全部种上了树木。镇领导得知情况后,找到他要给他一些经济补偿,可郭连生却说:“绿化荒山本身是一件善事。再说这荒地本来就是国家的,为什么补偿我呢?”镇领导被感动了,随即向郭连生行了一个标准军礼……

  其实,早在这之前,郭连生看到山上国有林场的小树经常被糟蹋,就自费在山上搭起简易窝棚,干起了义务帮林场看山的活儿。一旦发现有人破坏或牲畜践踏林木,他都会一路吹着军号赶过去。林场曾多次表示要给他报酬,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今年春天,林场按照有关规定,划拨给他135棵风景树作为报答,他却一再表示:“等这些树长成了,我会把它们全部移栽到公路两侧。”

  每天义务看山,也以不同的号音向村民释放着不同信息。“只要听老郭在村里吹紧急集合号,我就知道一定是有啥大事儿,不赶紧到他那儿打听打听,俺连觉都睡不好。”快言快语的村民郭文春说,前些年有一次解放军某部拉练途经他们村,得知消息的郭连生早早就通过号声召集来乡亲们商量犒军的事儿,“他自己开火烧了一锅又一锅水,还在早晚给露宿在外的战士们吹熄灯号和起床号,战士们临走时给他留下的礼物堆得像小山一样,把老郭激动得哭了大半晌呢!”

  夕阳不落光仍在,为民谋利受敬仰。郭连生洪亮的军号吹出的,不仅是一个老兵的国防观念,也用他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书写着一个老兵情系国防的动人篇章。他的事迹感染着人们,激励着青年一代。每逢重阳节、八一建军节等纪念日,县、镇有关部门都会对他进行慰问,附近的学校也会请他去对孩子们进行爱国主义红黑大战。

  每每此时,郭连生总会拿起他心爱的军号吹上一阵子,然后用红绸布仔细擦拭一番。“军号不能生锈。吹军号,也是红色传统。”

关键字:
红黑大战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为红黑大战的稿件,版权均属于红黑大战,未经红黑大战授权,不得转载、摘编使用。
  2.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红黑大战)”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地址: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河南经济报-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450000
联系电话:0371-55313503 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版权所有·红黑大战 Copygight © 2016 yuwang1.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