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辛卯:哈密纪行
时间:2019-08-01 19:17:46 | 来源:红黑大战-河南门户 | 作者:

22.jpg

  走近哈密

  六月的最后一天,我来到了新疆哈密。

  哈密市位于新疆东部,是新疆通往內地的要道,自古就是丝绸之路的咽喉,有“西域襟喉,中华拱卫”和“新疆之户”之称。

  哈密以特产哈密瓜闻名于世。

  相传,清廷派理瀋院郎中布尔赛来哈密编旗入籍,哈密一世回王额贝都拉热情招待,多品尝哈密甜瓜。布尔赛对清脆香甜、风味独特的哈密瓜大加赞赏,建议额贝都拉把哈密瓜作为贡品向朝廷贡献。是年冬,额贝都拉入京朝觐,在元旦朝宴上,康熙大帝和群臣品尝这甜如蜜、脆如梨、香味浓郁的“神物”之后,个个赞不绝口,但却不知这“神物”从何而来。康熙大帝问属臣,均不知叫何名,初次入朝的哈密王额贝都拉跪下答道:这是哈密臣民所贡,特献皇帝和众大臣享用,以表臣子一片心意。康熙大帝听后思忖,这么好的瓜应该有一个既响亮又好听的名字,它既产之哈密,何不就叫哈密瓜呢。康熙言毕,群臣雀跃,齐呼万岁圣明。从此,哈密瓜名扬四海。

  也许嘴馋,这些年来,在我的头脑里哈密瓜这几个字要比哈密市印象深刻的,也曾在头脑里画过多个哈密瓜田的风景,也曾想过有朝一日能到哈密瓜田看看。

  这次来哈密,我是和郑州市的几位作家接受市文联的派遣采访援疆干部,写他们在这戈壁滩上,舍家报国,勇于担当,无私奉献的先进事迹。

  当飞行了2500公里的飞机降落在哈密机场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时分。由于时差关系,哈密的太阳还在西边发着耀眼的白光,把万千线条射向大地。下飞机,抬头看天,蓝天白云;望望四周,树木郁郁葱葱,整个天地一副清新干净的景象。让人感到哈密的气候和郑州不一样。

  我们刚出站,早已等候的哈密市伊州区文化体育广播影视新闻出版局担任副局长的援疆干部程进军就热情地和我们握手,然后带我们上了援疆指挥部的中巴。

  我吃到哈密的哈密瓜

  平常,我只知道有时候买的哈密瓜不甜不脆皮又厚,不知道哈密瓜也有真有假。到哈密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真的哈密瓜了。真的哈密瓜,香、脆、甜,你吃了啊,叫愣怔半天,回味半天,啧啧称赞半天,你会说,这哈密瓜真甜呀!

  我是农村人,过去也种过甜瓜,也种过西瓜,它们开花结果圆叶花叶秧长秧短我都知道,就不知道哈密瓜怎么生长的。这次在哈密不单知道哈密瓜的瓜秧瓜叶长势,还过足了哈密瓜瘾。

  7月2日,也就是我到哈密的第三天上午,程锦辉打电话说,三点钟来宾馆接我去南湖。

  程锦辉是我的采访对象之一。

  走在路上,他告诉我说南湖镇是哈密瓜种植基地。他准备把南湖的哈密瓜运到郑州,让郑州人吃到真正的哈密瓜。讲了他如何认识这个叫高峰的瓜农,怎么起念头为瓜农卖瓜。他说,援疆就是办实事,帮这里的老百姓解决实际困难。

  程锦辉说的很真实,完全是为新疆的百姓着想。

  程锦辉是军人出身,高个、红脸、灰绿色汗衫,天蓝色牛仔裤,身材笔挺,从言语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办事果断、沉着、睿智、有一种大将风度。

  下午三点钟,是哈密的太阳最威风的时候,它尽个劲地把自己的热能用力往外推,恨不得把大地的万物烤焦,汽车顶着阵阵热浪奔驰一个小时后来到高峰的瓜田。

  这里是哈密市南湖镇的一个小盆地,这里的瓜田一块连着一块,真想不到在这贫瘠干旱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有这样一个绿色世界。站在地头放眼瓜田,碧绿的瓜叶中,一个个曝着青皮白纹的哈密瓜鼓着肚子把自己的身姿映向太阳,显示着自己的威风。

  高峰三十多岁,黝黑的长方形脸上挂满笑意,他把我们领到连着瓜田的一所小屋,屋的门前,他的妻子和父亲正在往纸箱里装着哈密瓜。他从瓜堆挑了两个抱到屋里,洗后,往小案板上一放,拿过刀就那么一斜一斜,一块块月牙形瓜块下来了。程锦辉递过来:吃,吃,尝尝这真正的哈密瓜。我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嚼着嚼着,品味着,我停下来。啊,好香好甜好脆的哈密瓜哟!我敢说,这辈子也就这一回吃到这么好的哈密瓜。直到肚子吃不下去了,我们开始下地。

  瓜田里,有的瓜农在摘瓜,有的在装箱,远远近近地边上站有拉瓜的大货车、小货车。瓜农们脸上有一种丰收的喜悦。我看到地头扔着他们打下来的不合格的瓜,忍不住拣了几个放在车上,其实后来在宾馆让服务员切开我们吃了,味道一点不差。

  程锦辉和高峰在瓜田里查看了瓜的成熟程度,商量了采摘时间和运往郑州的时间,我们又回到屋里,高峰又为我们切开刚刚在地里摘的瓜。他可能看到我眼睛直瞄地上那个黄皮瓜,抱过来就切开了,说,尝尝这个品种。说实话,我就是想尝尝那个黄灿灿的黄皮瓜呢,有这样的机会,如果不尝尝,将是一种遗憾。高峰切开后,我正要去拿,程锦辉已经拿过一块咬了一口,立刻说,不行不行,没这个瓜好吃,别吃这个。接着又给我递来一块青皮瓜,哎,其心意好,可我想尝尝那个品种的味道,他这么一做,我也不好意思再去拿那个黄皮瓜了,哎,这叫我有点遗憾了,那个黄金瓜到底什么味呢?

  我们回去的时候,高峰送我们每人一箱哈密瓜。程锦辉对我说,回去吃吧,吃吃我再给你们送。

  啊,多么真诚实在的兄弟,你们让我过哈密瓜瘾了。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在我心中,新疆是神秘传奇的。

  多少年来,我只能从电影电视照片看过新疆的风景,从到过新彊的人们口里听到对新疆的描绘,而后去想像新疆,也一直试着哪一天去新疆,都没有实现,沒想到这次这样以作家的身份到了新疆,颀赏了大自然给予新疆的美景。

  来到哈密的第四天,随援疆干部任党辉下乡,到五堡镇、二堡镇检查富民安居房面积和农户建房档案管理建档情况。

  哈密市辖一区两县。伊州区、巴里坤哈萨克县、伊吾县,而伊州区的面积仅次于红黑大战。五堡镇、二堡镇属伊州区管辖。

  7月3日9点从鸿德宾馆出发,出市区不远,路两旁是一块块整齐的棉田,一架架葡萄树,还有地边的杨村、柳树,原野上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而汽车开出二十多公里就进入一望无际的戈壁滩。

  我们的七排座商务车载着我们在漫无人烟的荒漠上奔跑着,荒漠,荒漠,还是荒漠,没有树木,看不到房屋,只有毫无生机的红柳漠然地伴随坦露胸怀的荒漠默默注视着蓝天。这时我忽然想到唐代诗人王 维的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想起援彊干部们,我的心里涌现出复杂的感情。

  就在这时,我们的面前出现枣林,一片,两片,好多片枣林连接在一起成了绿色的海洋。这说明我们已经走过一百公里,来到我们第一个目的地五堡镇地界了。

  在镇政府,随同任党辉一起来的几个工作人员检查了农户建房档案管理情况后,五堡镇负责富民工程建设的干部领着我们开始入村入户检查建房质量和住房面积。

  这里大概就是枣区了,除去一部分葡萄园,全是枣树。没有风,烈烈的阳光下,一棵棵枣村披挂一身琉璃球一样的青蛋蛋枣庄严肃穆矗立在蓝天下,啊,这是戈壁滩上一副美丽的图画。

  走过两个村庄,就要结束对五堡镇入户调查的时候,五堡镇负责安居富民工程的干部把我们领到他家里。这个院子好大呀,不单房屋木制结构漂亮,院子里有各种果树,还种有瓜果蔬菜。桑葚下去了,但晒了一帘子桑葚干。最诱人的是那好大一棵小白杏,女主人摘了半筐子小白杏洗了给我们。看到小白杏,口水不自觉得涌出来。小白杏也是他们这里的特产,来到哈密的第二天我就吃了,现在我屋里摄影家马静坡给我端去的小白杏还没吃完。小白杏啊,又面又香又甜,味道极好极纯正,回来时他们都买一点带回来,我因嫌不好带没买。吃桑葚干、小白杏,主人又切开一个大西瓜。正宗的新彊西瓜,红沙瓤。我吃了小白杏的手都没洗,又拿起了西瓜。

  连吃两块西瓜,看看有人还在吃,忍不住又拿了一块。这下好了,肚子已经吃饱了。时间已是下午两点,计划在二堡镇吃饭,到二堡镇至少三点多。不管他了,不吃饭也没事。我心里说。

  这天哈密地区室外温度43度。

  下午三点半,在二堡镇富民安居工程建设办公室人员的陪同下,我们在镇上一家饭店吃了拌饭,在镇政府稍稍休息,又入村入户检查,6点多钟,开始返回哈密。

  这一天,我走过了绿州,走过了戈壁滩,看到了葡萄架,看到了枣树林,到了农家,看到农民牧民的生活,这在我人生的记忆里怕是难以忘却。

  啊,新疆!

44.jpg

  魔鬼城探秘

  美丽的风景,神秘的历史,湛蓝的天空,壮美的雪山,辽阔的草原和浩瀚的戈壁。这就是人们对哈密的评语。

  我们去过巴里坤草原、呜沙山、白石头风景区,巴里坤湖,领略了那里牛羊肥硕,牧草丰满,空气清新,绿草如茵,凉爽湿润,景色迷人的风景后,在指挥部的安排下,7月8日,我们到了魔鬼城。

  魔鬼城在哈密市五堡镇南,在那里可以看到酷似城堡、殿堂、佛塔、碑、人物、禽兽等形态各异的景观,令人眼花缭乱的陡壁悬崖, 以及混迹沙砾中五光十色的玛瑙,随处可见硅化木、枝叶清晰的植物化石,偶个可见的小圆石头,海生魚类化石,鸟粪化石。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有时会听到鬼哭狼嚎令人发指的嘶叫声,因此人们称为魔鬼城。

  在没到哈密的前两天,我查看了哈密的风景区,当看到雅尔当风景旅游区五堡魔鬼城时,我就被这神秘的地方吸引了。现在,终于有机会探秘魔鬼城了。

  根据有经验、阅历深的人告诫,一定要穿长袖,沙漠里温度高,不然胳膊会晒脱一层皮。于是,我专门穿上长袖,在下车的时候又从车上拿下一瓶矿泉水。其实,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那里有车压出来的路,我们的车又离我们不远,一切都是安全的。

  走过瀚海神龟地、双头马景点,以至到最后的艾斯克霞尔古城堡,也没路过惊险地带。

  瀚海神龟酷似一个仰天侧望的神龟。道光二十六年记载,鳌盖梁,天生墩东,沙土生成,其形完如龟, 首尾俱全,天生墩,即雅丹地貌。相传,唐僧取经路过此地被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拦住,一只老龟顺水路游到他们身边,送他们渡过大河。

  艾斯克霞尔系维语“破旧的古城”之意,艾斯克霞尔古城堡处在一片雅丹地貌的陡壁土岩丘中,背依雅丹而建,远处望去,城堡和雅丹相融一体无法区分。

  这些传说不管是真是假,却给后人留下观光旅游的地方,也许不是狂风作乱季节,也许天公作美,这天风平浪静,黄沙,规规矩矩躺在蓝天下,任凭太阳发着淫威。热是很热,但不担心黄沙作怪,把你包围在沙魔之中,让你迷失方向,把你埋在大沙漠里。

  一路上,我们去瀚海神龟景点,到艾斯克霞尔古城堡,上去下来,爬坡跳沟,十分尽兴。

  我很感谢我们的带队领导周春晖。周主席在部队是副团长,去年转业到郑州市文联担任副主席,他为人真诚,处事得当,和大家相处极好。大概他看我年龄大,处处照顾,上坡下坡路不好走就去帮我扶我,为我选址照相,毫无领导架子,以至从哈密回到郑州,又亲自开车把我送回中牟老家。

  哈密之行,我遇到了好伙伴、好领导,不但受益匪浅,也让我终生难忘。

关键字:
红黑大战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为红黑大战的稿件,版权均属于红黑大战,未经红黑大战授权,不得转载、摘编使用。
  2.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红黑大战)”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地址: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河南经济报-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450000
联系电话:0371-55313503 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版权所有·红黑大战 Copygight © 2016 yuwang1.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