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咏援疆,人生无撼
时间:2019-09-19 10:42:39 | 来源:红黑大战-河南门户 | 作者:罗辛卯

  圆梦天安门

  天安门。

  五星红旗。

  毛主席纪念堂。

  圆梦夏令营36名身着草绿色夏令营服装的小队员们排着整齐的队伍站在天安门广场,凝视着国旗。

  随着奏响的国歌,孩子们看到升旗手把红旗往空中一抛,国旗像鸟儿一样展开红色翅膀缓缓飘入空中时,不约而同地高喊:祖国,我爱你!

  周围观望的人看到这一群花朵一样可爱的孩子,一个短发圆脸套装红裙的中年妇女说,你们是外国小朋友吧?队伍中,一胖胖的、扎着一撮马尾辫的小姑娘说,我们是中国人,是新疆人。接着,队伍中发出一阵响亮的喊声: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新疆人!

  新疆的孩子们来北京了。

  周围人们的目光刷地投过来,队伍中的孩子们一个个站直了身,一副骄傲自豪的姿态。

  队伍的末尾站着一个平头、圆脸、英姿勃勃的年轻人,他笑脒脒地看着这些神气的孩子,一副甜蜜的样子。

  这位年轻人名叫葛咏,是一名河南援疆干部,圆梦夏令营也正是由他一手促成。

  在新疆哈密市伊州区柳树沟乡柳树沟村,葛咏有一家亲戚,那是葛咏援疆结对子结下的亲戚,男主人叫阿斯哈尔·沙里木,他们的孩子叫阿伊多斯·阿斯哈尔。有一天家访的时候,葛咏问阿斯哈尔,现在你最想干什么?他不加思索地说,我最想去北京,最想在天安门看升国旗。上北京,看升国旗,这不正是新疆好多孩子的心声吗?葛咏想,我要圆了他们的梦。于是,葛咏把自己的这种想法告诉给援疆指挥部领导。后来经过组织同意,层层选拔,从7个民族、贫困家庭,挑出36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来到了北京。国旗卫队听说他们是从新彊来的专门作了表演,三军仪仗队给他们作了报告,和他们合了影,又从天安门广场划一个角落,让他们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看升国旗仪式。

  升旗仪式刚结束,小姑娘古丽达娜·库瓦提的就迫不及待地跑到葛咏面前:叔叔,叔叔,我给妈妈打电话。从葛咏手里要过手机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让妈妈与她一起分享喜悦。电话通了,她高兴地叫道:妈妈,妈妈,我看到升国旗了,我看到到毛主席纪念堂了!数千里之外的母亲也为女儿圆梦北京而倍感兴奋。嘱咐说,你是咱村第一个到北京看升国旗的人,你要记住带你实现梦想的河南亲戚。

  凯迪尔旦·居麦小朋友说,回到新疆,我要给我认识的人都讲讲,让他们有时间一定来北京看天安门,看升国旗。

  葛咏看着一张张纯真的笑脸,听着那甜甜的童音,心花怒放,格外开心。这一刻,也是他期盼已久的。他十分感谢生活让他有了援疆的机会,他要用慈善、用爱心点亮自己和边彊人民的生活。一步一个脚印,办好他要做的每一件事,把这三年的援彊路走好。

  这些孩子中,有好多都加了葛咏的微信,经常给葛咏发信息:叔叔,你在干嘛?叔叔,你吃饭了吗?叔叔,好想你呀!

  援疆,我去

  进彊之前,葛咏是郑州市规划局金水分局局长。

  2016年12初,郑州市规划局要委派一名干部前往新疆支援建设,葛咏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个报了名。

  但谁不知道援疆的艰辛呀!

  回到家里,当葛咏把这个决定告诉家人的时候,妻子、父母都沉默了。

  父亲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母亲的泪从两个眼角慢慢溢出来。

  他是他们家唯一的儿子,扛大梁,他走了家里有个事怎么办?妻子虽是报社记者,心胸开朗,但是她也不愿意丈夫离开自己,到戈壁沙漠去呀。

  同学知道了,朋友知道了,说,你傻蛋呀,放着福不享,去受罪。

  葛咏上高中在郑州有名的学校——郑州外国语中学,虽然没能如意考上清华、北大,却考上了重庆工商大学,后又读研究生。2001年毕业后分到规划局,当年,他第一个参加了郑东新区规划编制设计,2003年到郑东新区负责最早一批项目审批,2004年参与郑州市第一个城中村——燕庄的改造、规划编制,金水路城市设计、中州大道景观规划等重大工程中都有葛咏的心血和智慧。2005年后,葛咏历任中原规划分局副局长、二七规划分局局长、金水规划分局局长。大家都说他在规划系统是最年轻的局长、最年轻的干部,同时又是资历最老的分局局长。但让身边的朋友没有想到的是,援疆报名的第一个人竟然会是他。这一切的答案其实源于葛咏心中的一个声音:要去做有意义的事,点亮自己和他人的生活,到别人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

  葛咏说服了父母、告别了妻子,义无反顾,英雄豪气地登上飞往新彊哈密的客机。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在走进机仓的那一刻,忽然,葛咏的心一动,脑海跳出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诗句。

  葛咏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老公身体棒着呢

  2017年2月20日,葛咏从郑州来到新疆哈密市。

  他的援疆单位是哈密市伊州区规划局,职务是副局长。他不仅仅只是协助局长开展工作,还要主抓建审科、综合科,负责分管十几项具体业务。哈密欠缺技术人才,考虑他在内陆城市规划一线工作,对专业熟悉,业务能力强,伊州区规划项目全交给他技术把关。哈密市冬季漫长寒冷,特殊的地域环境对建设项目都有限制,需要项目快速审批,快速落地,时间紧,任务重,无疑是个挑战。他知道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越是艰难,越要磨炼自己的意志。

  他的工作诀窍是四个字:腿勤,嘴勤。

  不管是寒风呼啸的冬日,还是烈日炎炎的夏天,他都要实地察看项目,即便是周末,他也要去工地转转。他心里有主意:用脚丈量过目项目,印象深刻。刚开始,由于哈密夏季光照强烈,水土不服,葛咏身上出现了不少小红点,没过多久这些红点便连成一片片红,奇痒无比,越抓越痒,找医生看看,医生说是皮肤过敏,直到半年以后才逐渐适应了哈密干旱多风多沙多尘的气候。以前在家出门开车,不经常走路,现在走路多了,脚上也打了水疱。妻子知道了,这天晚上回到公寓,妻子打来电话:你别不要命的跑路了,上班下班,没车就打的。看项目,也少走路。那边说着嘤嘤地哭起来。他却朗朗地笑了:哭什么?来这儿就坐出租、打的,还叫什么援彊。男子汉,大丈夫还吃不了这点苦,说出来不丢人?接着嗵嗵嗵拍拍胸脯,你还不知道?老公身体棒着呢。葛咏性格乐观开朗、直爽,平常不管在单位或是在援疆单位都能和大家打成一片。那边的妻子破涕为笑了:看你,别把肋骨拍折了。葛咏哈哈大笑起来。的确,平常在家葛咏身体很好,整个身体充满火力,好像总有一股用之不完的力量。而且性格豪爽,很受领导和同志们的喜爱。妻子又嘱咐皮疹要连吃药带抹药,别带来一身疤回来。他和妻子又耍贫嘴说,回去就变成牛魔王了。你要当牛魔王老婆了。

  妻子心情好了,他也高兴了。

  只是有一点,就是晚上下班回家。他们援疆干部在这儿住的公寓都是三室一厅,葛咏不爱看电视,爱看书,三室一厅套房,总觉得空空荡荡,有一种孤独感。是啊,在家里有妻子有父母,有时还能和朋友们喝个小酒,聊聊天,其乐融融。这里什么也没有。于是,他就把所有的门关的死死的,只剩他住的这一间。空间小了,屋子里显得温馨了,有生气了。葛咏就觉得有精神了。看看书,活动几下身体,而后睡觉,准备第二天的工作。孤独寂寞就这样被他赶走了。

  2017年,葛咏累计现场勘查60多次,召开规划评审会20次,审批规划项目200多个,在确保总体质量的基础上,跑出了哈密市伊州区规划审批的“加速度”。不仅如此,他还积极动用社会力量参于援疆,先后㔹调郑州慈善总会、红黑大战济困助残总会、郑州华夏眼科医院等机构入彊,让300名符合条件的白内障患者获得免费的复明手术。推动设立“郑州市援疆慈善帮扶基金”并首批募捐130万元用于贫困救助,赢得了各族群众称赞。

  妻子哭着说,老公,老公,咋办呀

  前两天,葛咏跟马书记到乌鲁木齐出差了。去时就牙痛,吃药也不管药,一路上,他就拿一瓶矿泉水,一会噙一口,开始能治五分钟,后来三分钟,再后来三分钟也不治了,侧身躺着噙矿泉水没用了。他的半边脸肿起来。在见自治区组织部长的时候,组织部长笑了,说,小葛胖了,这边脸吃胖了。他只能苦笑笑,其实那一会他疼得想拿头撞墙。回到哈密的这天夜里,已经十二点了。郑州的时间和新疆的时间误差是两个小时,同样十二点,这里的人们只是刚刚吃晚饭,郑州已经深夜,人们早已进入甜蜜的梦乡。妻子忽然打电话来,他心里一惊,还没问话,那边就传来妻子的哭声,老公,老公,咋办呀……

  什么什么咋办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葛咏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里,他拿电话的手紧张得发抖。忙说,别哭别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屋里全是水。接着妻子告诉他。暖气公司供暖试压,三楼的伐门开着,家没有人,三楼的水就一下漏下来。开始她用盆接,现在大盆小盆,碗也上了,满屋都漏,没法接了,满屋都是水。妻子发来了视频,他看地上摆满了盆盆罐罐,天花板上水流聚集成水珠扑嗒扑嗒往下滴。妻子哭声,杂乱的水声,搅和在一起,一时间他的心乱了。前些日子他还到哈萨克居民小区亲自上房顶为他们修房子,他们的房子也是漏水,房子修好了,他们一个个脸上笑得开了花,连连说,亚克西,亚克西。如今自己的房子漏水却毫无办法。妻子在那里哭。这一刻,他恨不得立马飞到家里。他甚至问自己,把妻子一个人丢在家里,他跑到新彊,这援疆到底值不值?

  终于,沉静下来。葛咏点上一根烟,好一阵,坐在床上没动。

  妻子的哭声停止了。

  葛咏的面前却是满眼的盆盆罐罐的水,耳边是扑嗒扑嗒的水滴声。

  许久,葛咏摁灭烟头准备铺床睡觉,脸上现出一丝自嘲的笑意: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老婆,难为你了,自己解决吧。明天我还要陪马书记下去检查工作。

  牧民拉着噶咏的手,泪流满面

  2017年的12月,新疆的哈密已经是很冷很冷的了。滴水成冰,气温零下30多度。这一天,空中又洒下雪粒。柳树沟乡一棵树村的书记亚棵脯·吐尔逊慌慌张张跑到指挥部。说结亲户们山上的牧场突降暴风雪,牛羊被困,山上没有了草料。灾情就是命令,葛咏立刻请缨,对指挥长马宏伟说,我去,我一定把草料送上去,解决他们的困难。说完,葛咏立刻调动人马,买草买料。天一亮就向山里赶去。去牧场要翻山,道路崎岖不平,十分难走。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没路了。饿了啃点馕,手冻僵了,找来牛粪,点上火烤烤,又继续赶路。山上没有信号,不好联系,他们就来回跑着找有信号的地方。直到下午很晚才找到结亲户们的冬窝子牧场。牧民看到他们,感动地拉着葛咏的手,紧紧地拉着,摇着,泪流下来。牛羊已经断草断粮几天了,再没粮草有的会被饿死,他们的几百头牛羊全完了。那个时候,那样的境地,感恩的话不是能用语言才能表达出来的,只有他们的表情动作可以看出他们的心情。

  回来的路上已经是深夜了,拖着疲惫的身体,葛咏仰望长空,忽然想起唐代诗人王维的: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透过茫茫雪雾,他似乎看到无际无涯的大漠中,一缕烽火台上的孤烟,直上青天。长河似带,异常圆满。

  放弃亲朋挚友相伴、能去援疆都是勇者。

  葛咏心里十分感慨。

  2018年年初,葛咏忽然听到牧民多力坤的儿子得了先天性心脏病。新疆没这个条件治疗,他给马书记汇报后,决定帮这个牧民。然而手术费要三十多万,他们家根本拿不起。

  葛咏随后联系郑州市笫七人民医院,取得医院的支持后,又联系了郑州慈善总会,取得了慈善总会的支持。顺利为牧民多力坤的儿子作了手术,他们一家人感恩不尽。

  多力坤不知道怎么感谢葛咏,送东西?送牛羊肉?不兴这个,援彊干部不会要。后来找到村书记商量,决定把葛咏请到村里,请来家里做客。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虽然西风刮的有些烈,却不失祥和的气氛。没到村头,村干部和多力坤一家人就出来迎接了。

  牧民们以最高的礼节招待了葛咏。席间,村干部和多力坤一家人给他敬酒让吃让喝。多力坤一个劲地说,共产党,亚克西。共产党,亚克西。他不懂汉语,这话是发自他的内心的肺腑之言。

  此时,葛咏也感慨万千。他们为新疆人民做了好事,新疆人民不会忘记。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2018年,葛咏组织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开展了2018郑州慈善援疆“光明行”活动,为哈密市低收入家庭和贫困家庭实施免费白内障手术,包括患者的手术费、人工晶体、手术的耗材,术前术后的用药费用,让112名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组织向伊州区指挥部捐赠2台宇通中区通勤车、协调郑州经济开发区向哈密市伊州区捐2辆、总价值100万多万元的宇通T7型中巴车、对伊州区五堡镇400贫困家庭学生捐资助学6万元、并设立5万元帮扶资金开展贫困扶贫。关爱环卫工人,向伊州区卫生管理处捐赠了价值10万元的100辆保洁车。6月肉孜节,为伊州五堡镇8名学生每人发放1500元助学金,并为447户送上米面油节日慰生活问品。组织开展河南援疆“心通道——心理援助慈善项目”活动,累计开展心理课堂讲座36场次,受众3000人,免费个体心理咨询辅导150次……

  一件件实事,记录着葛咏流下了的汗水,付出的艰辛,他在援彊路上所作的努力和贡献。然而,这几年他对家做出了什么呢?

  葛咏是个孝子,平常在家时候,每天下班他都要去看看父母,坐一会儿,问问父母身体,拉拉家常里短,可是一去新疆再也没这个时间,即使从新疆回来,也是来去匆匆,很少在父母哪儿待长时间。

  有一次从新疆回来,他觉着明显不对劲。妈吃过早饭就出去,而且都是好长好长时间才回,走路也慢慢腾腾,没有过去那样利索。他问妈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妈说没有。他问,你这两天都是吃了早饭就出了,去干啥了?妈说,和几个老太大转转买点菜。老人说的倒是合情合理,但他还是有些怀疑,最后他逼问妹妹,妹妹没有办法才告诉他,老母亲在两个月前做手术了,怕影响他工作,不让告诉他。那一刻他心里百味俱陈!为了援疆,他把父母,把全家人都拉上了。

  要走了,郑州要办的事办完了,要回新疆了。葛咏去看父母。父亲坐在沙发在系鞋带,好像准备要出去。母亲在抹桌子。从他们的精神状态上他发现父母的身体都不如从前了。特别是父亲,有时候正说什么好像就忘了,停顿半天。还会问,我说到哪儿了?这是明显的老年痴呆症的前兆。他知道儿子又要走了,看着儿子,声音很沉稳,字字清晰,说,去吧,好好工作。母亲扭过头说,别操家的心。家里有李枚,还有你妹。再说,我俩的身体好着呢。说着母亲直起身。那一刻,葛咏看看父亲,看看母亲,心里一酸,这个坚强乐观的汉子的泪流下来。他有些哽咽着说,爸,妈,援疆回来我好好守着您二老。

  有人说,踏上援疆旅途的人都是勇者。葛咏觉得援疆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是一种奉献精神。他很骄傲,他选择了忠于自己理想的追求,这种特殊经历将让他人生无撼。

  人生几何,岁月匆匆,他很自豪,因为他选择了奉献,得到了历练,收获了友情,三年援疆让他人生无憾。(罗辛卯)

关键字:
红黑大战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为红黑大战的稿件,版权均属于红黑大战,未经红黑大战授权,不得转载、摘编使用。
  2.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红黑大战)”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地址: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河南经济报-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450000
联系电话:0371-55313503 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版权所有·红黑大战 Copygight © 2016 yuwang1.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