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无惑
时间:2019-10-09 10:20:54 | 来源:红黑大战-河南门户 | 作者:袁一明

  四十五岁的曹孟德在官渡水边已经几夜没有合眼了,不觉中鬓角的白发又增加了许多。站在营帐门口就能看到不远处袁军大营炽烈火光映照下矗立的猎猎大纛,感觉到他们马踏黄土的震颤。曹孟德不由做了一次深呼吸。

  营帐外篝火忽明忽暗,不远处官渡河的水声淅淅淙淙。

  此时,刘皇叔还没有自己的地盘,只能如一支孤雁般随处栖息;此时,孙仲谋还是个毛头小子,才失去父兄的他只能龟缩在东南一隅,不敢有丝毫妄动;此时,袁本初才是真正的江湖盟主,正统帅着浩荡的大军睥睨着天下;此时,九州撕裂,六合混沌,天下,实际上早已成了无主的天下。曹孟德也被历史的洪流裹挟着卷入了这场浩大的厮杀。

  四十五岁,早过不惑,直奔知命。而孟德心中的惑却如这漫卷了天地的狼烟,久未散去。大汉如晦,飘摇如浮蓬。而面对袁绍几倍于自己的大军,他曹孟德的人生是否会终止于此?或是向对方低头,从此做一个逍遥的富家翁和一位风雅的诗人?四十五岁,时间真的不会再给自己太多选择的机会了。要不是荀彧的鼓励,他可能真的就要放弃了。

  当曹孟德将一盘包罗了九州的棋局摆列出来的时候,当这盘棋僵持不下的时候,谁都没想到,历史竟把解开棋局的节点留给了一个叫官渡的地方。

  于官渡而言,亳州人曹孟德应算是一个异乡人。他生长于洛阳,奔突于四方。一直以来,他就如一只流浪的豹子,并不屑于逃命,而是在用一双锐利的眼睛洞察着自己的宿命。现在,他又被诡谲的局势推涌着来到了官渡。

  我追寻着孟德的叹息和张扬的笑声,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来到了官渡桥。彼时细雨霏霏,纤细晶莹的雨丝将天与地密密相连,将宁静的官渡桥村紧紧地包裹在了这雨的缠绵里。

  站在村头宽阔的贾鲁河大桥上,极目而望,远处牟山迷蒙,贾鲁河淡青的河水正偎依在她的脚下。雨雾中,烟拂云梢,整个天地都被泼成了一幅水墨。曾经的官渡水早已在历史的烟尘中被黄河的泥沙淤埋,也许这条叫贾鲁的河延续地正是她的今生。没有战马嘶鸣,没有刀光迸裂,更听不到孟德忧郁的叹息和大战胜利后酣畅的大笑。我不禁有些许失落。

  向东北望去,一座小村正沐浴在雨的世界里。恍惚中,仿佛看到人影憧憧,脚下原本宽阔平静的河面似乎突然洪波涌起。“水溃”“逐鹿”几个词如天光般漫过脑际。

  弱小者面对强大的敌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突袭和引来援军。而那个虎狼环伺的处境里,哪里还有军可援?别怕,孟德总能想出办法的。看看不远处的官渡水,天阔云低,浩浩渺渺,不正是得力的援军吗?于是,一场水淹七军的传奇上演了。那场大水,让可爱的官渡人传唱了千年,至今不绝,并将笑谈中的往事交付给了一个村庄,成了它永久的符号。

  很长时间里,天降祥瑞意味着获得了上天的肯定与赞许。“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而这只鹿,在大汉的天空下奔跑了几百年后,现在又跑到了孟德的面前。当天下大大小小的诸侯们正把关注的目光投放在官渡的时候,这只天降的祥鹿终于给了这场战争最后的注解。孟德终于在他四十五岁的时候实现了真正的“不惑”。远望逐鹿营村,我的心里也在冲撞着一只精灵般的梅花鹿,它左奔右突,久久不定:如果一切的冲突和纷争都能用一只鹿而不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来解决,那该有多好!

  从贾鲁河大桥上下来,走在通往官渡桥村的小路上。四周的田野里氤氲着青紫色的雨雾。几个农人披着雨衣,弯腰抽着新发的蒜薹。蒜薹青碧,在雨的滋润下散发着晶莹的光。

  踩在被雨冲洗过的街道上,我不由怀想,脚下的土地是孟德驻足过的吧。我继续寻觅着他的足迹。

  寻寻觅觅处,柳暗花明时。我似乎听到孟德哒哒的马蹄声。是了,就在不远处,他刚刚解开自己的战马,趁着夜色飞驰向了袁绍的乌巢。于是,在经历过一场大水之后,又经历了一把大火,让袁绍真正体会到了水与火有时候是可以相容的。向东望去,那里的火光早已将天地照成了白昼。孟德阴郁数月的脸终于舒展开来,随即他发出了一串爽朗的笑声,勒马回营,将袁军的慌乱与喊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回到营中,仍将马系于那棵槐树,这一系就是一千多年······

  正如赤壁成就了周公瑾的威名,定下了孙仲谋的江山,官渡于孟德而言同样实现了他人生的嬗变。没有官渡,他也许仍是一介小小的地方军阀,被历史的车轮很快碾压。有了官渡,孟德才得以完成自己从名人到强人甚至是霸主的飞跃。

  在官渡桥,我触不到孟德的衣袂,黄沙也已漫过了他的足迹。时光渺远,许多人与物都寻觅无迹。但那些曾经发生过的永远都磨灭不去,就如天地间飘漾的风,流动不息的水,无形中已渗入到我们的呼吸和最深处的记忆里。正如在官渡孟德留下的这一串串的名字,无时无刻不在向我们讲述着他的那段传奇。

  离开官渡桥时,阳光不知何时已挣脱了雨雾的包裹,露出了半张温润的面庞。天空中撒下一袭金色的铠衣,披在了魏武挥鞭的雕像上。在那高高的基座上,孟德手勒马缰,剑指北方,目光如电,志得意满。这一场大战将一切迷雾挥散,半个天下已不再混沌。

  孟德剑指之处,一片白色的塑料大棚反射着耀眼的光,几个农人正将自家大棚里的蔬菜成筐满篓地往外搬运。然后装车出发,向县城的方向驶去,橘红的晚霞里融进了他们一路开怀的欢笑。

  在官渡,孟德无惑矣!

  作者简介:袁一明,郑州中牟人。郑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多家杂志与网络平台发表散文、小说、杂文多篇。

关键字:
红黑大战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为红黑大战的稿件,版权均属于红黑大战,未经红黑大战授权,不得转载、摘编使用。
  2.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红黑大战)”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游客请勾选
            
地址: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河南经济报-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450000
联系电话:0371-55313503 联系邮箱:hnshw888@126.com
版权所有·红黑大战 Copygight © 2016 yuwang1.cn All Rights Reserved.